第254章 意味深长(1 / 2)

我的野蛮女上司 尽头 9281 字 1个月前

我真的很不喜欢看到这些人,一上来让我们下了车。接着,看着魔女,说道:“我们是xxx部门的,怀疑你跟一宗逃税案有关xxx,请跟我们到xxxxxx协助调查。”

“这一定误会了。我们会自己去你们那里说清楚的。”我急忙说道。

这些人严肃的绷着脸看着魔女。

我急忙问叔叔:“有什么办法吗?”

叔叔摇着头:“只能协助他们调查了。确实不关她的事,她不会有罪,他们会放人的。可是。公司难逃大劫了。放心吧,让夕儿先跟他们去,我们想办法让她回来。”

魔女低着头,跟着他们上了车,上车的一刹那,一个最是让人心疼的回头。眼神中,深深的无奈和难过。我对她喊道:“你别胡思乱想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

魔女对我凄然一笑,上了车。

我马上上了车,紧紧跟在他们车队后面,我要让她知道,就算天塌下来,我也会陪在她身边的。

我问叔叔:“林夕会不会有事?”

叔叔点了烟说道:“只要她不参与,有证据证明她是被王华山骗了的,那她就没事。可一旦她参与了。那就是犯罪了。”

我的心脏一直剧烈的砰砰砰跳着,为了个亿万,噩梦接踵而至令人防不胜防。我说道:“叔叔你说得对,放弃亿万,才是真的给我们自己解脱。”

叔叔徐徐吐出烟雾说:“商场真正是暗如深潭,生意越大,烦恼越多,出一点事情,都让你翻不了身。”

“若是魔女那些日子听了你的话,跟王华山拿了钱,撤出亿万。”说什么都是马后炮了。

“我们说服不了她的,现在出事了,已经追悔莫及了。有些事情,我们肉眼是无法看得清楚的。哪怕你再用心,也无法看透。这就像下一秒钟发生的任何事情,你可以猜测,不能预见。”叔叔意味深长地说道。

我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只要她人没事,就行。”

叔叔又说:“这也难说啊,亿万是王华山和林夕一起的,如果还不上欠的税款,放人没那么简单。”

我抓着头,事情糟糕透顶。

到了湖平后,那些车子呼啸开往他们的总部。叔叔对我说道:“我在这里下车,打的过去,走一走看看情况。你回去公司把事情弄清楚。”

“好。”

我去了公司,公司已经全乱了。

子寒和李靖见到我,围了过来:“小洛。”

我说道:“开会。找齐領导班子。”

“是不是上面有人过来查过了?乱成这样子。”

寒回答道。

“好吧,开会吧。”

“他们说要找公司负责人,林总和王华山。”郑经理对我说道。

我说:“他们都被带走了。”

子寒对我说:“事情快得让人难以想象,他们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,速战速决。不知道什么时候抓的王华山,接着就是来找林总,然后马上下达追缴税款通知,要我们公司补缴应纳税款,缴纳滞纳金。”

“到会议上说。全都给我放下手头上所有工作开会去。”我怒着对几个办公室里咆哮道。

会议上,个个都垂头丧气,我猛拍桌子指着郑经理:“垂头丧气的,什么意思。想个办法啊。”

郑经理嗫嚅道:“殷总。我们算了一笔账。还是。让陈经理来说吧。”

我问这帮人道:“没有办法了?”

“这件事情出乎我们意料之外。虽说是王总邝刚他们做的,可是,陈经理你来说吧。”廖副垂头丧气道。

子寒拉着我到了楼梯口处,我点着烟看她:“说吧,我做好了最差的心里准备。”

“我估计我们要垮了。”子寒说道。

“开什么玩笑。我们公司那么大,几百人啊。那么多分公司啊,说垮就垮?”我冷笑着问道。

子寒阴沉着脸说:“四个多亿。卖完全部都赔不起啊。”

我大吃一惊:“什么。四个多亿。开什么玩笑?”

子寒认认真真一字一句:“千真万确,不是玩笑。”

“四个多亿?亿万那么多年的收入都不会有那么多,怎么可能有四个多亿的税款出来?”我坚决不相信。

子寒悠悠说道:“我们算过了。在这个涉税案件中,除了企业和负责人被追究刑事责任外,企业还受到从重处罚。2000多万元应缴税款和滞纳金,被处罚款7093万元,每日还按罚款数额的3%加处罚款。目前,仅加处罚款就以每日210万的数额激增,所有罚款累计高达4亿多元。”

我全身一软,瘫坐在楼梯口。四亿多元,四亿多元。听起来,就像一座山直接从天空上压下来,没有地方逃。也躲不了。

“他们的速度很快,超常。王华山已经移送至司法机关处理。除了他要被罚款,判刑。我们亿万也逃不过。现在,最要紧的,还是林总怎么办?林总有没有参与?”

我怒道:“林总没有参与。你们是不是都以为林总参与了。啊?”

子寒急忙说道:“不不不。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,可是公司里所有的人都这么想的。可以说,我们已经全部,结束。”

我无法接受。

很突兀的,让我们一下子就一败涂地永无翻身机会。

“公司里的员工们,现在担心的是他们的工资。”

我软趴趴说道:“是不是该申请破产了?”

子寒悠悠说道:“假如,没有四个亿,比破产还糟糕。”

“到底是哪些人搞的?”我问道。

子寒说:“都被抓起来了,少不得被判刑的。现在我就担心林总,什么都没有了,可以重新开始。可是如果她。”

我摆摆手对她说道:“去解散了会议吧,让他们照样正常工作。就说我们已经有办法解决这事情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子寒走了。

暴龙叔叔打电话给了我说道:“我查过了,这些事情,不在我能力覆盖的范围之内。我能做的,就是尽量如何让林夕无罪了。可如果欠税不上交,恐怕。”

他没有说完,我知道,将要面临的会是牢狱之灾。

“而且,湖平的腐敗现象出乎我的意料,已经惊动了有关領导的高度重视。派来一个小组专门抓湖平的腐敗现象。”

我说道:“谢谢你叔叔。我要过去律师事务所一趟。”

“好,随时联络。”

“林夕的事,您一定要多多帮忙。”我拜托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