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夜探别墅(1 / 1)

非妖断命 食兔二水骨 2761 字 1个月前

郭永丸生气的把赵亮的玩具枪扔出去老远,赵亮喊着:“别扔啊,也是好几十块钱买的,一会说不好也能唬人用啊!”这个时候已经是深夜11点多,村庄内的人基本上都进入了梦乡,三人走在街道上空无一人。

王兑跟二人说:“虽然不知道他们有什么阴谋,但是凭刚才咱们被算计的邪术幻境来看,绝不是什么善辈,咱们也不能跟愣头青一样直接跟人家硬碰硬,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,这样我现给你俩人一人一道符!能驱邪避凶!”说完王兑从怀里掏出两道黄纸递给俩人。

赵亮嫌弃的接过来说着:“王哥你这符靠谱么?”王兑安慰道:“放心,这次符是我师傅给我留下来的,不是我写的!”郭永丸也是应声:“哦,不是你写的,我还放点心!”王兑有点不耐烦讲:“天天就你俩人废话多,完事之后记得还给我!不是送你们的!是借!”

赵亮此时面色有点苍白,忙拉住走在最前的王兑:“王哥!王哥!我有点肚子疼,有点想拉屎!”郭永丸说:“你怎么这么多屁事呢?懒驴上磨屎尿多啊!上次让你拉的时候,你拉的可费劲了!”赵亮闹了闹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讲道:“哎呦,别说上次了行么,怪恶心人的,这次不是咱吃海鲜自助吃多了么!这个肠胃有点受不了啊!”

王兑皱着眉头:“亮子,你还憋得住么?现在咱办正事呢!”赵亮吸了口起说道:“还行吧,又不这么肚子疼了!”王兑讲:“那咱快点吧一点,赶紧拿回来罗盘,咱们早点撤,在这时间越长感觉越不安。”

三人正说着,已经走到村庄的后排别墅区,赵亮瞧着这六七座别墅,不知道如何是好,问王兑这怎么找啊?王兑不紧不慢的又出怀里掏出一根香点上并解释道:“引魂香!能请鬼神!问人不知道,咱问问此处鬼魂!”说完,王兑把点好的香插在地上。

只见那跟香,烟不似一般香往上飘散,而是螺旋一样,如同旋风般旋转飘散,赵亮郭永丸俩人看得惊奇,王兑冲香的方向说道:“这么晚打扰了,小弟初来贵宝地,遭奸人暗算,恳求您帮个忙,而后必定香纸供奉,帮我们指个路,当地有钱人周文他现在身处何处?”话音刚落,香可肉肉眼可见的速度立刻燃尽。

香燃尽以后,香灰并没有因为微风而被吹乱,而是直挺挺的撒在地上,如箭头一般指向前面一所别墅,王兑念叨:“多谢您!”说罢便领二人直奔那间别墅。

这个别墅说也奇怪,一般的院落都建在房子主体前面,有花园车库,而眼前这个别墅院落缺建在房子主体的后面,三人见房屋紧闭,不敢打草惊蛇,然后绕道别墅后面打算从院子进去,后掏进屋子,三人转到院子,更发现这个院落被三米高墙围住,上面还插着电网,郭永丸小声说道:“这肯定有什么不可高人的秘密,这建的跟个监狱一样!”

赵亮望了望高墙又看了看墙上的电网说道:“这怎么后掏他们?就算翻墙过去,电也电死了啊!”郭永丸四周查看了一下,惊奇的发现院墙有一个狗洞,拿手一指喊二人过来看:“瞧,狗洞啊,挺大,咱三人应该都能穿过去!”

三人此时也不是穷讲究的时候,该钻的三人一点也不犹豫,钻过去一看,面前是一座小型假山,遮住身形视线,王兑示意三人动作轻一点,别发出太大动静,说不好这个周文就在院里,一边说着一边挪动着身子,从假山后偷偷窥视院内情况。

假山前是一片人工水池,然后四周围全是花草树木,还有亭台走廊,最中心是一片空地,空地上好像有一个挺大的黄色帐篷,郭永丸刚想走出去就被前面的王兑拦住了,回过头来对郭永丸和最后面的赵亮做一个嘘声的手势!

王兑定晴观瞧,发现有两个身影就在那个黄色帐篷前说些什么,仔细一看正是周文和李彪,李彪一边说还一边比比划划,另一手拿的就是王兑的罗盘,李彪对周文说着:“有了这个器物明天就可以举行仪式了!到时候周武肯定就能活过来的,你放心好了!”

周文讲:“真是谢谢李师傅了,财产过户今天就已经办好了,明天早上咱就开车去城里公证处公证了,就行了!我跟我弟弟从小相依为命,别说是这些钱,就算是身家性命我也在所不惜!”

李彪说:“哎,贤弟待人宽厚,谁知道这老天不长眼,好人薄命,这么年轻就得如此罕见怪病身故,若不是见你兄弟二人如此,我怎么能施展这逆天之术!”

王兑听见俩人对话,好像大致内容好像是周文有个弟弟得怪病死了,而且这个李彪不似凡人,好像能救周文的弟弟周武,而且必须还需要王兑他自己的罗盘,王兑也是好奇,自己的罗盘是师傅说打小用命格滋养,也就能侦查风水,断断凶吉,最多还能当表看看时间,也没听说能有起死回生的功效啊?

想到这,王兑仔细看了看周文和李彪面前的黄色帐篷,一看下一跳,那哪是什么帐篷,而是一个长方形巨大的黄色咒布,四个角都被用木丁定在地上的土里。

而且下面看印出来的形状应该是一头大一头小的棺材,但是那棺材竟然在空中悬浮着,好像没有黄色咒布的棺材就如同氢气球一样要起飞似的,这样一看模模糊糊以为是黄色帐篷。

王兑正想躲在假山后仔细瞧一瞧咒布上写的是什么,只感觉身后有人用手指戳他,他回身一看是赵亮,赵亮面露痛苦之色,小声对王兑说:“王哥,肚子太疼了,我憋不住了,我要拉裤了!”